绿碳神州云·威士丹利

新闻资讯洞察行业发展,掌握最新资讯

绿碳神州云丨应用循环经济模式可获得的机遇

作者:威士丹利发布日期:2024-04-16634 人已读

新闻头图.jpg


循环经济是指以可持续发展为重点的生产与消费模式,这种经济模式正日渐获得世界各国认可,并被视为提高资源利用率、减少浪费,及可应对气候变化之方法。但对香港的企业而言,实行这经济模式可谓困难重重。本文将探讨香港企业应用循环经济模式可获得的机遇,并阐释会计师可以如何帮助企业成功过渡至这经济模式。


下载 (3).jpg


一群来自香港科技大学的学生对面包店每天丢弃大量面包感到十分震惊。他们某夜到访兰桂坊时,察觉啤酒及面包的基本成分都是谷物、水、酵母和调味料,这意味着面包可用于酿制啤酒。他们说服了本地一家面包店,于每天结束营业后将剩余面包赠与他们。他们的初创企业Breer亦由此应运而生。


现时愈来愈多公司采用循环经济概念,而此公司亦是其中一员。


商界环保协会行政总裁吴家颖解释说:“循环经济概念旨在重新定义增长,摒弃‘获取’、‘制造’、‘废弃’的线性模式,演变成目前增长不再与消耗有限资源挂钩的模式。”他补充说,循环经济的目标是尽量减少原材料用量,并减少垃圾产生。


香港科技大学环境及可持续发展学部助理教授Benjamin Steuer指出,推行循环经济的目的在于试图通过闭环系统消除浪费。他说:“在系统内没有任何浪费,只有再次使用。在循环经济完美实行的世界內,所有产品及零件的设计都应遵守一个目标,就是避免浪费和保育资源,并尽量充分地利用所得资源。”


Steuer补充道,虽然回收再生利用是社会最常强调的循环经济模式,不过减少消耗、以及修理、循环再用和翻新现有物品才是我们更应重视的模式。


思汇政策研究所为香港的公共政策智囊组织,其气候变化及伙伴合作主管姚俊业将循环经济比喻为大自然。他指出除了太阳发射出太阳能外,地球自身就是一个闭环系统。他说:“太阳为人类提供太阳能,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利用太阳能促进生长。有些动物以这些植物为粮食,继而被其他动物猎食。动物死亡后,它们的身体会腐烂分解,释放体内的养分和矿物质回归大地,促进植物生长。循环经济犹如复制这闭环系统。”

 

(1)保育资源

保育资源是循环经济其中一大好处。Wealth of Flows Consulting 创办人Helga Vanthournout解释说,循环经济就是试图以现有资源来创造更多价值,又或是利用较少的资源来创造同等的价值或社会福祉。

香港科技大学环境及可持续发展学部讲师Meike Sauerwein指出,重用及循环再用资源不仅能保育资源,而且与开采和制造新材料相比,还能降低碳排量。Sauerwein说:“资源开采和原材料加工会消耗大量能源、水资源和化学品。减少生产新产品时需要采用的原材料数量,并延长我们对现有产品或材料的使用时间,均能节省大量资源。”

另外一个由循环经济带来的好处,就是它能为企业节省成本。Vanthournout称:“如果我们利用资源创造价值,然后任由我们创造的价值从经济体系和实体环境中流失,这实在有点愚蠢。在最坏的情形下,过程中制造的垃圾和污染,再加上不受管控的垃圾倾倒,更会大肆破坏环境。”她补充道,采取循环经济模式亦对经济和社会有所益处。举例说,在循环经济模式下,增值型工作的迁移率会较低,这代表着能为本土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普华永道ESG服务合伙人、香港会计师公会可持续发展委员会副主席张立君(执业会计师)表示,循环经济可为企业创造机遇。他说:“循环经济除了能在再制造生产等领域创造就业机会外,亦能通过科技研发创造创科机遇。从宏观角度看,循环经济也能为公司开拓机遇,让他们增强竞争优势,创造新利润池,并提高适应力,并为企业面临重大挑战时,亦可以制订解决方案应对。”

吴家颖补充说,在商务运营过程中,遵守循环原则及实践相关概念,包括修理、再制造、翻新、产品即服务或共享经济市场等等,亦能让企业进军至新市场,促进增长。同时,这也能减少资源用量,从而降低营运成本。

 

(2)克服障碍

虽然循环经济带来颇多好处,但有些障碍窒碍了香港企业广泛地采用此模式。其中一个障碍就是香港的城市空间不足,导致没有充足空间可用于收集与循环再用材料。

Sauerwein以德国为例,瓶子收集系统在当地超市十分常见。她指出,香港的零售店可能缺乏安装空间,因此他们需要采用不同的循环经济模式。Sauerwein说:“我们可以应用一些变通方法,例如可以自携水瓶,或者为各种不同类型的产品采用租赁与重用系统。”

Vanthournout指出,香港城市空间不足也可能成为一项优势。一座城市顺利推行循环经济,必须拥有稠密人口及密集的基础设施,包括建筑物、交通以及消费品等各个范畴。

她补充道,香港市民已经习惯及也很擅长共享基础设施,例如公共交通工具和公共空间。她说:“香港人聪明之处在于将此与商务两者结合。若商家没有好好善用公共设施,其业务相信也无法蓬勃发展。”

张立君认为,另外一个阻碍香港采用循环经济模式,就是消费者还没意识到“获取”、“制造”、“废弃”模式所带来的影响。在此模式中,人们会收集原材料,然后将它们转换为产品,最后将用完的产品作为垃圾丢弃,而他们并不太愿意改变此行为模式。

吴家颖同意此看法,他表示:“在香港,推行循环经济概念的主要障碍,在于大众对其理解不深且意识不强。循环经济概念涵盖商界的设计、修理、重用、翻新和再制造生产。香港经济结构以提供服务为基础,加上行业种类单一,导致循环再用材料的需求和使用存在落差,令城市的废物回收出现了缺口。”

他补充说,为了克服这些障碍,政府需要推出更多鼓励政策以宣扬循环经济概念,如为用于生产和建筑施工的回收材料制订方案、并为环保包装引入法规,以克服上述障碍。

姚俊业认为经济因素亦是某些行业推行循环经济的挑战之一。他以将废置食用油转变为生物柴油的计划作为例子,他说:“收集废置食用油的费用高昂,这令人们将其用于制造生物柴油感到却步,因为生物柴油的价格不足以抵消其高昂的成本。”

Steuer认为,香港的最大障碍在于缺乏鼓励发展循环经济的法规与策略,如针对循环再造或将货物废弃至堆填区的准则或征税规定,或是为循环经济设下目标税率或具有约束力指标的行动计划。

他补充道,虽然政府会为参与循环再造等特定活动的企业发放补贴,惟这些计划主要针对一些具有较大执行能力的公司,因此小型公司难以获得此类补贴。

他说:“我们从全球各地的案例汲取经验,发现以翻新和修理方式参与循环经济模式的公司大多为中小型企业。香港也有这类中小型企业,但它们并不具备申请援助资金的能力,因此我们需要提供更具针对性的协助。”


新闻头图.jpg


(3)完成过渡

对于希望采用实践循环经济模式的企业,Steuer建议他们应由检视其所产生的垃圾及处理成本着手。随后他们应该思考如何减少浪费,并以可持续且价格更低廉的替代品,取代密集地生产废弃物的原料,或是看看市场上有没有別的公司,可利用其废弃物投放于生产过程。他表示,过程重点主要在于协同不同物料、物料替代以及将废弃物转变为生产投入。

他说:“另一种方法是进行物质流分析,以了解公司的物料投入和产出状况。首先,公司先了解物料投入情况,即公司使用哪类材料,并考虑公司是否能以替代品取代这些原材料,如以回收塑胶或更符合可持续理念的纸材来包装产品。其后,公司可了解产出情況,亦即生产过程中制造出的产品及废弃物。在生产过程中可识别出产品的资源密集程度是否过高,或是否可通过设计和减少材料投入来降低成本,甚至能否出售任何废弃材料。”

张立君建议公司应采取三步曲,首先检视材料的使用,包括能源、电子器材、水资源及食物。他补充道:“公司应首先评估其供应链和营运情况,以探寻机会来增强其适应力。”其后,公司应该设立与业务相关的目标;最后,他们应接触各供应商以寻找能实践循环经济的产品和服务。

吴家颖称:“公司需要了解其业务与运营范围内的潜在机遇,这有助他们深入了解如何优化及提升公司结构与系统,以发挥循环经济的效用。” 吴家颖补充说,公司亦应了解他们可将哪一种循环商业模式有效地融入其业务结构中,如采用循环供应、资源回收、延长产品生命周期、使用共享平台,或产品即服务业务转型等等。

姚俊业敦促采用循环经济模式的公司,应培训和教育员工了解其重要性。Vanthournout同意此看法并表示:“循环经济是一种观念,来自不同职能部门的员工均需要了解其机制并从中获得启发,并在日常工作中应用此模式,将它融入其他日常事务中。”

她补充道,公司也应检视其价值损耗的环节,及思考如何才能重新恢复这些价值。Vanthournout以某家公司为例,这家公司参与了一项回收计划,以避免其材料最终被倒入垃圾填埋场。她解释说:“虽则这个计划很不错,惟仍存在价值损耗,因这些材料对他们而言很重要,材料最终亦会出现于商品市场。取而代之,他们应尝试制订专营回收计划,让这些材料最终可再度回归公司。”

她亦举出啤酒厂作为另一例子,他们通常会回收用过的材料,再将其以低端及低价值方式出售。Vanthournout认为,他们可以将废弃材料转以制造高端产品,如鱼饲料。

她说:“如果你熟悉循环经济模式下不同循环及环节,那你就能有条理地识别及解决这些价值损耗问题。”

 

(4)调整金融模型

市面正在研发新的财务模型,以协助公司过渡至循环经济模式。这些模型被称为循环经济金融或循环金融。张立君解释说,这些财务模型工具将循环经济因素融入商务决策之中,以帮助公司过渡至循环经济。

但Vanthournout指出,当公司一旦采用循环经济后,市场对其相应带来的业务风险有何变化仍未有深入了解。她说:“如果对变化没有足够了解并作出评估,企业就无法以合适的价格获得融资。”

她指出,循环经济模式通常会降低公司的后期阶段工序的风险,因为公司过去只专注于进行一次性交易,现时则转变成专注以提供服务为主的长期交易状态。这模式会持续制造收入流,大幅增加客户生命周期价值。Vanthournout称:“金融机构需要了解这一点,并为其提供具体估值。”

金融机构还需要了解循环经济催生的新商业模型。Vanthournout以租赁公司为例,结束一个租赁周期后,这些公司通常会将资产出售。她说:“如果他们善于评估资产的损耗状况,他们就能将相同的资产多次租赁给不同市场。”

吴家颖表示,政府应直接投资于循环活动和相关科技,以进一步鼓励投资循环经济。他说:“监管机构也应制订循环活动的标准化定义与衡量指标,并进一步要求私营公司适当地披露更多信息。这些措施将令循环表现的数据更具透明度、稳定性及高品质。”

 

(5)会计师的角色

在帮助公司过渡至循环经济层面而言,会计师和其他金融专业人士扮演着关键角色。

Vanthournout认为会计师能参与制订新的会计模型,从而可更有效地追踪产品生命周期及所用资源。她解释说:“在传统模式中,人们采购资源并制造产品,完成销售后便弃之不顾。在循环经济模式中,产品会以再回收原材料形式,或是以部件或完整成品方式回归,但目前的会计系统无法将这些产品与公司联系起来。”

Steuer认为会计师亦能帮助公司展开物质流评估,以清楚地了解什么环节产生浪费,及应思考如何改善整个流程。Sauerwein补充说,他们亦可识别出哪些材料对环境构成更大影响,如了解这些材料的来源、加工方式,以及公司如何处置用完的材料。

姚俊业认为会计师还能帮助公司制订更具效率的披露系统,这并不限于披露金融方面的信息,还能披露废弃物和业绩方面的信息。他说:“若企业可提高透明度,这会是扭转大局之举。”

张立君同意此观点并指出,随着具有开创精神的公司之财务部门现正研发相应工具,令他们可在众多潜在的循环模式与实践中,成功识别出哪些可应组织并对其有益。这导致人们对在循环经济中创造价值所需知识,以及如何减低相关风险的需求度亦大增。他说:“展开这些评估需具备分析力、建模和商情预测技能,这些要求十分吻合会计师和金融专业人士具备的技能,因此他们能担当这角色。”


针对绿色低碳行业蓬勃发展与政府、企业集团、碳管理、碳金融,碳交易的迫切需求,公司董事长陈志雄高瞻远瞩,决定发起数字化碳管理系列标准编写。

首批四项团体标准由公司核心技术团队与中国节能协会、中国方圆认证集团开展深度合作,进行深入的市场痛点、需求和技术调研与准备。基于公司拥有的二十项国家发明专利、核心技术,全面总结与梳理数字化碳管理平台数据、模型与架构,融合国内相关团体标准与经验。



招募令海报.png


二维码.png

联系人:黄小姐 19102056313

邮箱:huangfeiyan@vensi.cn

 

我们期望,更多的用能单位、企业集团、投资机构参与四项团体标准的讨论、交流、互动。                                

我们与中国节能协会诚邀各位伙伴加入四项团体标准参编单位,通过多方面的交流与合作,建立数字化碳管理、碳金融、碳交易的生态圈,为促进高质量经济发展,为国家碳中和伟大目标贡献我们的一份力量。






本文来源:新理财杂志(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站运营者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或删除,谢谢。)

400-829-9797
在线咨询客服